客服热线:

来自盐城市的一封信

核心摘要:2019年十月2日左右,我老婆俞秀兰接到一个自称姓沈的(手机号:18961973222)电话,说:我家北闸五组,北环路南,人民北路西的房

超级美容院

 


        2019年十月2日左右,我老婆俞秀兰接到一个自称姓沈的(手机号:18961973222)电话,说:我家北闸五组,北环路南,人民北路西的房子拆迁,要回去,并报销来去路费。
       我于2019年10月5日下午回到北闸五组的家。找到沈先生,按沈先生的要求:复印户口本、我和老婆俞秀兰的身份证及土地证给他。
       他们是在人民北路路西与化机厂后面一条路路南,交界处的一个二层楼的民房里。我要签收,要看拆迁文件等,他们不回复我,他们没有机构名称,自称是政府的,没有工作证,问名字也不告诉我。



 
        一直拖了几天,我打盐城市12345热线,要求拆迁的人提供:政府红头文件、拆迁机构、委派或合作资料、哪个征收中心、工作人员证件等。第一次一个12345热线工作人员挂了我电话。我又打,另一个人接了记录了。等15天12345热线才回复,说:他们已把我的要求发给了相关部门。
       我过几天又打12345热线,又等了15天才回,要我自己去找新洋街道及相关机构去看文件。政府要拆我的房子,还要自己去找文件。盐城市人民政府太牛了!
       我等到十一月上旬后,找他们拆迁的沈先生和赵先生,他们俩没有任何纸质文件给我看,只是口头讲那些没有用的。后来11月12号我离开盐城市。


 
       之后2019年12月31日上午到2020年1月2号早晨到盐城奔伤。
       2020年6月22日晚姓赵先生的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处理拆迁的事,我问了他是那家拆迁公司,这才告诉我:他们是盐阜拆迁公司的,回去给我看评估报告。
       6月25日晚西边隔壁邻居黄玉芳打电话给我说:拆迁公司开来推土机要强拆,被她们拦回去了。
       6月26日早上7点多东边邻居孙建亮打电话给我,说:我房子被拆了。他把视频发到我老婆手机上。
       我没有看到任何政府拆迁文件和相关委托手续,更没有见到是那家房屋征收中心征收和房子的评估报告;之前也未签过任何与拆迁有关的合同及其他文件,也未收到拆迁款。房子被强拆了!


 
       8月中旬我回到盐城市。拍了被强拆后的视频和图片,并联系沈先生,他说:他帮我加快两周拿到拆迁款,要我签拆迁合同。
       我8月17日下午两点左右赶到他说的钢铁厂的办公室,聊了约两个小时后,要我签许多地方空白未填的拆迁合同,他说填好了给我一份,签了两份每份有六、七页,有一份第一页和第二页都签名,还一份只签第一页,其他是复写纸印下去的,不让我签时间。签完了不让拍照,收到文件柜里,才跟我说,拆迁款要45个工作人。我当时一个人,他们三、四个人,想把合同拿回来,我评估不现实,因为他们太黑了(我法院执行局的亲戚早告诉我,最好不与他们见面,他们会强行的,已有教训,不要吃眼前亏,他们任何事都做得出来)。


 
        我8月22号离开盐城,至今未回去。
        中途崔沈宏贵(签合同后才加微信才知道姓名的)好几次,有时都不回。
后面我们联系的情况昨天已发给你了。

         注:盐城市拆迁的地方都是规划住宅区,至今未建,空地。
        为什么要强拆?
        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拆迁价9200元/平方米,含各项费用,盐城市市区环城路内都是一万以上的毛坯房商品房,而且测量我房子按实用面积登记,买商品房是有公摊面积的,这相差较大。


 
        环城路内2019年地价达3万多元/平方米。
政府拆迁也不能用吞老百姓的血汗钱。古人云: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去卖红薯!
是谁在幕后指使?策划了这一套的机制,规避法律,让百姓有苦难言,有冤难申?
我们以事实为证据,按事实合同为据。谁才是黑势力的真正保护伞?
为什么盐城房地产拆迁的黑势力,会死灰复燃?
国家打黑开始,盐城就抓了一批人拆迁公司的,现在又出现了,这次更狡猾,不让老百姓留任何证据,是谁在一手遮天?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致天津市委市政府领导一封信

上一篇:

来自梅河口市的一封信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
00:00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