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即将奔赴刑场的中医人-罗志昌

核心摘要:关于非法行医罪的陈情书尊敬的法官、陪审员、书记员:本人罗志昌、男、现年64岁。户籍:湖北省丹江口市浪河镇小店子村一组。现居

逗你玩的中国医疗

医院还能治病吗


 
关于非法行医罪的陈情书

尊敬的法官、陪审员、书记员:

本人罗志昌、男、现年64岁。
户籍:湖北省丹江口市浪河镇小店子村一组。
现居:襄阳市高新区米庒镇谢洼居委会锦绣香樟苑小区5号楼4单元604室。

       我1957年出生在丹江库区,作为移民年幼时随家人迁到宜城农村生活,自幼家境贫寒,体弱多病。当时农村缺医少药,那些民间“赤脚医生”就是我们农民眼中的救命恩人。青年时期立志以医为业。
      18岁离开家乡,四处拜师学习中医,采集中药。曾跟随多名老中医转辗多地治病救人。对中医中药治疗慢性病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对骨科病,疼痛性疾病的治疗。


 
       1994年经丹江口市县级卫生部门考核批准发给“社会医疗机构对外执业许可证”。此后一直游走多地农村基层采药寻方,走村串户,草药银针,治病疗伤。
       2000年回到浪河家中,申请开办罗志昌诊所,经当地卫生部门批准获得卫生执业许可证。
       2002年初,应武当山文物宗教局邀请到武当山景区内开设中医养生堂。传播中医药文化,推广中医养生。获得卫生部门批准的非营利性医疗执业许可证。



 
       常年非营利性质的行医,收入非常微薄,我的老伴是一位大字不识的文盲,没有任何收入。供两个女儿读书,家里经济情况非常困难。我想用自已的一技之长来城市寻找生活的出路。


 
       丹江口市卫生局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按照1998年之前医疗从业者,是直接发给医师证的。给我补发了执业医师证。后经同行朋友介绍到武汉仁康中医门诊部执业。执业证变更到武汉。获得武汉卫生局发的执业医师证,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2007年随女儿来到襄阳,4月应聘于樊城区王寨医院。在从武汉迁至襄阳的过程中,来回数次奔波,丢失了执业医师证。经多次申请补办未果。当地医疗行政部门因我未经学历转换,培训考试,非正规编制,与现行的卫生法规不符,一直未予办理。


 
       常年在农村信息闭塞,我对新的卫生法规不太了解。迫于一家人的生计。在2013年初未取得医疗机构许可证的情况下在襄州区义乌商贸城附近开了一间中医康复科。同年5月接到襄州区卫生执法局的停业处罚。我立即停业,封存了所有药品,器械,诊疗相关物品。存放在小区内租的一间公寓里。因为我家里住房面积不足70平,这间公寓就成了仓库兼我的书房。



 
       2014年6月我应聘到襄州区京博医院中医康复科任主任。在此之间被一位2013年接诊的患者,拿住了我没有执业医师证的把柄,以没达到治疗效果为由反复敲诈,被我拒绝后,去卫生部门举报。去相关部门告状。2014年8月我被襄州区法院判刑1年,缓刑2年。罚款五千。
 
       自2014年8月-2020年8月,在这近6年里,再没有公开接诊患者,丢了工作,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我们夫妻俩仅靠每月不足仟元的养老金生活。生活很艰难,由于精神压力大患上重度高血压和心脏病,身体每况愈下,一直在家用中药自行调养。

       2020年7月,接到之前在武当山的老同事刘医生的电话,再三请求我帮助他内弟朱善富治疗股骨头坏死。因是老朋友,了解我对此病有专长,实在不好推脱。加之家里经济拮据,也就答应了他的请求。把之前的存放医疗物品的仓库简单收拾了一下做为临时诊室。8月患者在家属的陪同下、来时带着太和医院的检查报告和出院小结来应诊。
         经检查患者不仅有股骨头坏死。更有严重的肝病,肝功能失代偿期。血小板低,凝血功能差。随时会因肝门静脉高压,导致消化道大出血,吐血或便血,而威胁生命。明确告知患者及家属病情,患者家属一致要求我只治股骨头坏死,肝病不让我管。看着患者被剧痛折磨,下蹲,起身困难。我动了侧隐之心,冒着极大的风险,尽力减轻患者的痛苦。经过治疗,患者病情大有好转,双腿活动自如,疼痛消失。于8月30日返回家中。

       三个月后,患者家属电话告知患者屁股流鲜血不止。我意识到患者病情危急,告知家属要立即入院抢救。患者最终因晚期肝硬化并发消化道大出血,便血。抢救无效死亡。

 
       患者长期治病经济比较困难,家属要求我退一笔治疗费用作安葬费。我坚持认为自已的诊疗没有过失,和患者的死亡没有关系。因为沟通不畅,家属情绪比较激动,选择了报警。经过警方和卫生部门调查,虽然不是医疗事故造成死亡。但此行为属无证行医,以非法行医罪再次被起诉。
       我反思自已一生清贫乐道,苦研歧黄之术几十年,却难以施展理想与抱负去造福更多的患者。一生受困于一张文凭,一纸证书。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经过卫生执法部门多次的教育,我认识到了自已的问题。在当今社会空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和一身的医术还远远不够。必须要遵守法律法规。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已非法行医的行为触犯了卫生法规,我认罪,我认罚。
       以后坚决遵纪守法,不再接诊,退出医学诊疗市场和医学交流平台,我要从网络中消失,不是我自愿消失,也不是我黔驴技穷,是武当道教要求皈依弟子戒贪,是老子要求人们清静无为。

        请法官,陪审员念及我一生积德行善,行医救人的善举,体谅我已风烛残年,一直吃药续命,不想病死狱中的求生本能。更放不下跟我吃苦一生的老伴,她不识字,没有基本的生活技能,没有经济来源,没有医保。一个人孤苦无依该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

 请法官大人对我网开一面,法外开恩,从轻罚落。叩谢!

                           诉求人:罗志昌
                                              2021.04.




媒体点评:

政策与法律的冲突让中医成了“玩物”

           我们中国的大政策和媒体宣传都是在支持民间中医的发展,包括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都曾明确的表示支持民间中医,既然支持民间中医,那么民间中医多数属于非法行医,也就是说:党和国家的政策是支持无证行医的,然后考证走合法发展的道路,那么法律又打压无证行医,不给这些人走向持证行医的空间。政策和法律之间形成了矛盾和对抗,民间中医成了政策与法律之间对抗的牺牲品!

        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医政部门长期与政府对抗?与国家对抗?与人民对抗?与习主席的全民大健康的治国理念对抗?



           虽然政府已经制定了民间中医考取职业医师证的政策,可是真正能考的上证的连1%都不到,如果少数人考不上那是个人水平问题,那么90%以上的人考不上却能治愈大医院里都治不好的病,那就是考证制度问题了。



         一方面法律不调整,另一方面又加大力度宣传弘扬中医,那些朴实善良的民间中医自然选择响应政府的号召,在救死扶伤的道路上奋不顾身,救人于水火病痛之中却自己跌入深渊!这不公平,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一群朴实善良人的身上!



        中医人是有些缺点,也有技术差异问题,如果出现医疗事故与他们的施治水平有关,那么本身没有证惩罚一下也符合情理,问题是有些患者出现意外,跟医生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为什么还要去制裁无辜的人?



         就这个事件来说,罗医生救治过那个患者而且还康复了,三个月后因(晚期肝硬化其它病去世,公安部门的调查已经证明患者的死因与治疗股骨头无关,家属还来找医生的麻烦,提出无理要求,这种不道德的碰瓷的行为应该遭到司法机关及全社会的制裁和谴责。
 


         这个社会不能助长这种恶劣的风气,知恩不图报反倒咬一口,如果这种风气盛行下去将直接毁灭社会良知和人性!

        当今社会人人互相防范,见利忘义,信任危机就是他们这种人和这种事儿造成的。老人倒在地上不敢扶、见到坏人作恶不敢说,对弱者没有一点怜悯心,对恶人卑躬屈膝。照这样下去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这种事情不是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现象,前不久在深圳也发生了类似的一件事情,有一位姓文的医生做理疗馆(合法注册的机构),有一天下午快下班了,来了一位男患者,刚才医院出来,医院已经不收了(严重肾衰竭),后来经过公安调查证实院方说:这个患者随时都会死。好像家属也不管他了,自己到理疗店要求治疗,因为马上要下班了让他明天来,患者说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就走,然后文医生就下班回家了,只有店员在。



        当晚患者没走,第二天发现人已经死了,然后家属要求店里赔偿..................

       医生当然冤枉,家属报警,调查结果与医生无关,询问后释放,结果家属又通过关系找医政部门................关了几个月,赔了十几万.............

       照这样发展下去民间中医还有活路吗?民族医学还要不要传承和发展?难道以后让那些求医无门的患者在痛苦和呻吟在煎熬一生吗?



        中国到底是要弘扬中医还是要消灭中医?希望政策和法律商量一下,统一意见,让声音和动作保持高度一致,这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



                                            曹可业
                                                2021.4.22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致天津市委市政府领导一封信

上一篇:

致河北省委 省政府的一封信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